春划之谜

2012年09月19日 星期三, 18:46:06
 Font Size:     |        Print
 

曾获“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的春划艺人(左三)。

丁克班艺人1982年留下一把戴琴,中央歌舞团(现为越南歌舞剧院)决定用4200越盾买回此琴。歌舞团人员当时的工资一个月最多也不过80越盾,春划的薪水仅为56越盾。在筹歌还没有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认可时用上千越盾买下这把戴琴可称是值得珍重的努力。

曾荣获“人民艺术家”称号的春划自那时起开始对这把琴爱不释手。琴杆用格木制作,琴筒则以黄檀木为材料,丁老先生自小就拥有此琴。当时还要举办隆重的制琴仪式呢!现在虽然这把戴琴的寿命已超过了90年但有一次墙上挂的那颗钉子掉下来,琴也随之掉在地上,却使他们家的大理石破了一小口,然而戴琴仍毫无破损。对春划来说,戴琴是承载着老师的形象、灵魂及琴声的宝贵精神财富。“我一想到张芝的故事就感觉好像这木头里面有着什么”。曾获得“优秀艺术家”称号的邓功兴也曾向丁先生受教过。他曾说,春划弹琴的一个个动作与丁老师十分相像。”春划说道。春划从1972年开始向丁老师求学,只是为了多了解一些知识,为歌舞团的工作而服务罢了。为了让乐队顺利表演,偶尔也需要戴琴的声音,营造点儿筹歌的韵味。丁老先生夸道:我有个好徒弟,能按我教的去做,弹起琴来,有声有色!

但是筹歌得以复兴时,春划也从未给谁伴过奏。退休前两年,他才加入金德筹歌组,向付氏金德艺人学习,他的琴艺也因此更加熟练。他为付艺人的学生,青平艺人表演筹歌而伴奏时,付艺人说道:“这样唱歌,这样伴奏是很不错的。”用自己制作的丝弦而不是常用的塑料弦来弹琴仿佛是当年才华横溢的艺人们手中弹奏出的天籁之音又一次出现了。本是自幼就深受琴学影响的金德艺人听了也赞不绝口。也有人说听了春划的琴声也少了一点对前人的惦记。偶尔能有老师、朋友的几句夸奖,春划十分高兴,因为有钱也是买不到的。

历经几十年的时间,塑料弦已取代了丝制弦,因为已经没有人做丝弦了。不知什么巧妙的缘分又让丝弦回到春划之手。还记得,几年前,他为“我的村子”杂技节目弹琴。他用铁制弦的独弦琴弹了《催眠曲》这首北部民歌。一里导演听而着迷但还是感觉声音有点儿“尖”。“我希望声音更浑厚一点,更低沉一点”,“我想听到更质朴的声音”两人聊了一会儿,一里突然问了起来:“以前,前辈们用什么弦”,“丝制弦,但现在上哪儿找去?”,“让我问问万福丝绸村,要回一点儿丝试试看”。有了丝,春划又付出大量精力再纺一次。将两条丝拼合成一条,然后将已拼合好的六条丝搓成一条琴弦。丝弦容易断,他又想办法把它变得更坚实,同时参考了日本、韩国、中国制弦的方法。琴弦一条条十分坚实,大小均匀,弦面上极为光滑。如果用塑料弦弹奏也要有法子才能弹出跟丝弦差不多的声音,听起来才入耳动听。“我不作则罢,既然会做就一定要做得到!”春划感慨地说:“那就是自己的游戏。首先是为了自己。至于如果有人真有热心,我会毫不犹豫地全部传授。说不定人家会有办法使它变得更好。”

他还说,按照传统式复制的独弦琴若能见上有心、有才的人,他乐意以此相送并传授弹奏及纺丝的方法。目前的独弦琴大多是经过了改进,使用铁制弦及扩音系统,这让他十分忧虑。改进也有的有效但可别失去自己独特的音色。他从1990年就开始计划,1991年就着手独弦琴复制工作。他寻找法国人曾经拍摄的有关当年在街道上表演筹歌的盲人的资料图片,他再三计算琴筒、琴杆、音量的比例,甚至于闭上双眼,自己形容盲人如何方便弹奏的姿势。他复制出来的独弦琴看起来好像一张弓。配上丝弦,声音更加动听,听者感到更亲切。笔直的长杆独弦琴以及一个戴着斗笠和墨镜,穿着棕色上衣唱着筹歌的春划形象在筹歌艺术恢复之路上渐渐地留在人们心中。

《筹歌精髓》唱片即将问世,人民期待着青平艺人的歌声,也期待着春划艺人的琴艺,一里艺人正在打造青平及春划唱阮维诗的唱片。接下来,将是以阮攸、阮劝等名人的诗歌为内容或讲述张芝事迹的春划筹歌唱片。今年秋季、冬季,热爱和仰慕春划才华的人们将有机会汇聚一堂欣赏他的歌声与琴艺,感受古老筹歌之风韵。(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