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莱——战争与文章

2012年07月22日 星期日, 00:28:16
 Font Size:     |        Print
 

朱莱─战争与文章。

越南战争已经过去近 40年了,很多人带着种种难忘的故事从这场战争回来,其中有作家朱莱,他满怀战时乃至战后各种各样火辣辣的故事。

朱莱是著名剧作家学菲的儿子。越南战争期间,他先后是总政治局话剧团的演员,首届军医大学生,其后成为特工战士,活跃在西贡市郊,一手拿抢一手拿笔。1975年后,他参加总政开办的文学创作营,之后就读首届阮攸写作学校。从此,他专事写作,孕育产生了大批传世之作。

从前线下来的每个兵不管是完整无损还是失去机体的一部分,他们本身就是越南争取民族独立战争英雄赞歌的最确凿的见证。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同子孙讲述战争的经过,朱莱也不例外。跟其他同样穿着草绿色军装的战友们不同的是,他比较多愁善感,嘴甜(朱莱自认的)。

作家朱莱。

朱莱是个性很强的人。

正是凭着“嘴甜”,他出炉了传世小说精品:《平原阳光》(1978年),《背叛的圆圈》(1987年),《乞讨过去》(1991年),《街》(1992年),《三次和一次》(1999年),《最后悲壮曲》(2004年),《人生还很长》(2001年),《只剩一次》(2006年)等等。这些是越南战争悲壮豪迈而充满人文性的写照。

朱莱的战争题材作品总是热气腾腾,总是充满棱角分明的故事和人物。难怪乎不少人说朱莱的文章就像他的个性一样“疙里疙瘩”、“棱角分明”。要想探秘这种种“疙里疙瘩”、“棱角分明”,最好莫过于探究他的人生经历。

拿笔近40年,朱莱出炉了多部战争题材的作品。

 从战时到现在一直伴随朱莱的挎包。

从目前看来,文学界中像朱莱这样有着令人羡慕的“履历表”也许是凤毛麟角。十年的特工兵生涯,活跃在西贡市郊,时刻面对死神,给他铸造了奇异的“生存本能”,化成了朱莱个性和文章的犀利棱角。

在朱莱的作品中,士兵没有被塑造成“超典型”或者宏伟的“丰碑”,而是最普通,最平易也最富人性的人物。朱莱笔下的士兵既懂得为理想而战,懂得在枪林弹雨中,在敌人面前想法保护自己的生命,也有自己的思虑,也计较得失……但终于越过一切,为民族的伟大胜利做出贡献。

诚如朱莱曾经透露的:“也许我作品的最大可取之处就在于触摸到了最人性的底线,尤其重要的还是彰显了士兵的形象。生活可能把士兵冲击推倒,但他们又翻身崛起,活得无愧于身上的草绿色军装。”

 除了战争题材外,他的战后社会题材也非常成功。

朱莱作家给年轻一代讲述祖国解放战争。

«...

      作家朱莱大校军衔,原名朱文莱,1946年 2月 5日生于兴安省仙侣县兴道乡,现住河内,是越南作家协会、越南舞台艺术协会和越南电影协会的会员。

1993年,《乞讨过去》小说获越南作协革命战争与武装力量文学委员会奖。

1994年获国防部文学奖。

1993年《街》小说获河内出版社奖。

2007年获国家文学艺术奖。

从朱莱的每部作品,读者感受到他的另一个性就是把人的喜忧推上顶峰。他认为艺术和文章的好坏是非依读者的感受和评判而异,但决不允许“苍白”。文章的“苍白”是读者难以接受的。

朱莱的文章就是借助“疙里疙瘩”、“棱角分明”和永不“苍白”而牢牢地立足于读者心中。读者爱朱莱的文章是因为他们从这里感受到一种不可混淆的朱莱“味”。

拿笔数十年,朱莱积蓄了一笔相当的财产:“十多部传世小说及同等数量的短篇、电影剧本、舞台剧本。尤其重要的是他给越南当代文坛打下了战争题材板块的浓重烙印,每当人们提起这个板块总是离不开“朱莱”的名字。(完)

(文:草薇    图:安成达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