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文艺人黎伯高的演艺生涯并不平坦

2012年08月21日 星期二, 21:37:20
 Font Size:     |        Print
 

筹文艺人黎伯高。

在唱筹文歌(亦称文唱)艺人中,黎伯高是向来认真看待筹文演艺工作的艺人之一。他还经常对筹文演艺界的不足之处 坦率、真诚提出意见,黎伯高老人已帮助后代艺人最好地吸收前辈的宝贵经验。聆听黎老人慷慨地倾诉筹文演艺生涯和他人生的故事,鲜为人知,1932年出生的 黎伯高筹文生涯并不平坦。

筹文表演和祭祀师原是他家的传统业,所以从7岁时,黎伯高就跟爸爸一起去表演,当时河内市出现动乱迹象。黎老人分享说:“有的晚上,我们帮助人家祭祀后深更半夜才回家,那时候就是实施戒严令的时间了,看见法国人的汽车停下来,向我举枪时,我父亲尽快把弹举起来说了一句话,意思是“祭祀”,他们就放走。不久后,法国人攻打河内市时,在整整一年内,我父亲要做他们的俘虏。 1946-1947年,我父亲被释放,那时我开始向父亲和老师们学习筹文演唱。”

那时候,学生需自己找出对唱方式,因为老师们仅向学生教导筹文演出的基本概述,他们对学生也较为严格。黎老人边回忆边说:“我唱不对时,父亲会一举打在我的膝盖上。眼泪不停涌出还得继续弹琴。跟着人家去跳神时,从傍晚到凌晨一两点都要坐着敲竹板,敲不好可被挨打。”

黎老人具有特别嗓音,又低沉又有着磁性,很受各跳神婆的青眯。父子俩人继续在河内市各地从事筹文演艺,到1953年不再从事筹文演唱。

尽管生活的坎坷,但弹琴歌唱几乎已参透在他们血液中,致使黎老人不可忘却唱筹文歌。有机会的时候或有人拜托,提起筹文时,他就尽力搁下日常生活的谋生和烦忧,去唱筹文。

数十年走遍各祠庙与筹文演艺生死,看守河内市南边的五个祠庙。晚年时,他回到老家看守自己家乡的寺庙,他笑着说:“我好久没唱筹文歌了,现在拿起把琴,手指僵硬,弹错了音符,嗓子也不像以前那么洪亮。”

现在,除了偶尔有人羡慕他唱筹文的才华,请他去唱外,有时间他就跟自己学生们谈谈今日筹文的变化。以自己的经验,黎老人分享说,以前跳神仪式很单一,服装也是。五套服装,五种颜色,上面刺绣散云,根据每种跳神形式就更换叠巾,刺绣凤的方巾和其他适合的附件。刺绣两龙朝月,五爪龙和四爪龙几乎没有,因为其就是皇帝的象征。“但现在每一位跳神官的服装上面都刺绣着龙朝月。正是活在现代生活所以各跳神官也需要现代化,这就是所谓‘市场之官’的意思 ”, 黎老人笑中有话地说。

对他来说,如果不批判,那么跳神仪式就被变形了,他幽默地讲说一个心灵故事:“有一个跳神婆,要求升起五官五虎  (五官五虎原来仅是持有铜仗的巫师在驱除邪气时才能请的)。升了五官了还再要一虎。那时筹文演唱者才逗笑唱:“五虎我们都请来了,还有一只雌老虎我就请您升吧。”

作为筹文演艺界有名的艺人之一,有很多想拜黎伯高为师。但真正认真和重视传统价值的人,黎老人方传艺。由于心灵生活的大混乱,多多少少会影响到筹文演艺界。许多人学艺的目的是为了赚钱, 而不是单纯是学艺的。黎老人扫兴地说:“甚至,有的人还说,您这样让我们学习,那么4至5年后也赚不了钱。”

黎伯高艺人故事中四府信仰的沧桑一定会很长很长的。目前,他正在帮助筹文演唱艺术保护俱乐部保护和传承筹文的文化价值给后代。据黎老人介绍,首要任务是传给从事筹文演艺者古筹文演唱技术。黎老人分享说:“要马上向年轻人传艺,不然他们、甚至他们后代也都不行了。这样筹文不就失传了。我们都已经老了,年龄已80至90岁了,过几年后我们不在了,谁来传艺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