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可从越南抗疫工作中学到什么?

2020年04月08日 星期三, 23:53:01
 Font Size:     |        Print
 

附图:为防控疫情,人们尽量减少外出,河内大街上车辆和行人很少。

(人民报)这是关于大疫面前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的故事。作为一名在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危机中身在越南的外国人,我为自己能够在这里,而不是欧洲,感到欣慰和感激。

我努力去展现自己的感激之情,其方法是让越南民众知道,我并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疫情传播者,而且我很认真地看待这种危险。我暂停了一切社交活动,出门时始终着戴口罩,同时认真执行与他人保持两米以上距离的规定。

每天早上,在自己位于河内的安全房间里,我们观看英国的新闻报道,以便了解疫情给自己的国家造成多大的损失。我此时的心情十分混乱:为自己的家庭感到担忧,对英国让新冠病毒自由地蔓延开来而愤怒。即便看到了中国和意大利的悲惨形势,英国政府无视世界卫生组织的警告,导致疫情蔓延扩散。

当世界各地的人们听说“群体免疫”战略,并看到一个个人山人海的公共活动依然在进行或者酒吧和俱乐部挤满了那些鲁莽而漫不经心的饮酒者的时候,他们会倍感震惊。这一切是在意大利绝望的医生们哀悼自己逝去的同事并恳求英国人留在家中的同时发生的。

在我跟踪那些争论和指责的时候,我发现人们指出了一些作为英国可以学习的抗击疫情模范的国家和地区。那就是韩国、新加坡、越南、中国台湾、中国香港。这些国家和地区从过去的SARS和MERS疫情中积累了经验。他们第一时间意识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潜在威胁,并且在有关疫情的信息出现时就着手准备应对。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疫情尚未结束,但他们通过采用社区监督、追踪接触者、尽早实施社会隔离、广泛进行体温检测以及几乎普遍使用口罩等强有力的手段,制止了许多潜在的损失。

尽管与中国接壤并且有着9500万人口,越南努力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控制在251例(截至4月8日上午),而且没有死亡病例。在被我告知这一惊人的数字时,人们总是不敢相信。当有人为英国政府的缓慢反应辩护并辩解说没有人能够做得更好的时候,我觉得必须告诉他们相比之下越南在抗击疫情中处理得怎么出色。

今年一月底,当我结束在岘港市的假期,我收到一条来自“老板”的短信,说因为在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我的英语班将被取消。当时,我无法相信,并认为这是一种过度的反应。我很生气,因为失去了收入。两个月后的今天,当世界经济濒临瘫痪和医疗系统受到重创的时候,我认识到当时自己错了。回想起当时为说服“老板”重新开班所发送的短信时,我心理很难为情。

如今,我知道越南政府的行动是正确的。通过关闭学校、减少航班数量等早期行动以及最后实施的停止一切外国人入境活动,凭着对形势的研判能力、英明的领导以及民众认真遵守要求,我们避免了在其他地方所看到的悲剧。优先考虑人民的安全而不是短期经济增长,越南领导人们做了一件造福所有人的事情。

越南和英国对疫情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在越南,任何有需要的人都可以做检测,而在英国,只有重症患者才允许进行检测,大部分有症状的人都被告知尽量呆在家。大量一线的医务人员都要居家隔离,即便他们或者家人都有感染的症状。他们希望重回岗位但无能为力,因为他们不能做检测,不希望给病人构成危险。

可从容纳五万多人的越南那些隔离场所去充分发现这种截然不同。在越南,所有入境者都得以检测,并被要求进行为期十四天的集中隔离,无论检测结果呈阳性还是呈阴性。这一成绩在英国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不仅是因为神奇的后勤保障系统和高度政治决心,而且还因为越南人愿为全社会的共同利益而牺牲个人自由。

越南这种谨慎态度带来的积极成果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越南政府不采取如此强力的行动会导致多少个感染病例,这一庞大的数字我连想都不敢想。我对那些正在为维护国家的安全而忘我努力和承担风险的医生、护士、警察、翻译、清洁人员等深表谢意。

今年二月份,当我首次告诉家人正在越南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他们很为我担心,并且劝我回英国,以为这样会更安全。但讽刺的是,我现在变成了担心他们的人。越南目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而英国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我很幸运能够留在这样一个“安全的天堂”,但与此同时,每当想到在英国的父母因为去一家拥挤的超市购买食物而面临感染病毒的风险时,我为他们感到担忧。我试图说服他们戴口罩,但不幸的是,这在英国仍被认为是奇怪且不必要的。

英国可从越南学习到很多东西,包括越南政府为最坏的情况所作充分准备以及早期果断的行动。但他们也可以学习越南人接受暂时改变行为习惯这一态度。越南人知道,暂停上班或上学、推迟婚礼或减少社交自由会带来很大困难和不便的,但这些措施是必要的,因为我们有义务保护自己的同胞。大多数越南人几乎愿意为了社会而牺牲一些个人习惯。而在英国,政府又担心民众不愿意做出这样牺牲并在暂停各种营业活动中犹豫不决,导致防止疫情蔓延为时已晚。

这场危机可以告诉我们,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重要。我们应该记住,可以让死去的经济恢复生机,但死去的人却不能。(完)

作者:CORMAC LOFTUS(写于河内)

分享到

  • 微博
  • Facebook
  • Twitter
  • IN
  • Google+
  • email